遥望天堂,雪夜里的温暖熊

作者: 匿名   年级:六年级   发布时间:2022年02月23日

  我打算今天上午去看莫哀,并打算买一束波斯菊和一点巧克力。真不知道她好点了没有。

  我想她闻到我手中波斯菊的香气,就会好受一些。波斯菊是莫哀最喜欢的花。

  想到前几次,她生病的时候,我打算去看她,却犹豫着不知道买那一种花。最后,我买了一束波斯菊。

  不过,没想到她真的很喜欢波斯菊吧。那次之后,我们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。

  想到现在,我还是过于惊讶。我为什么会那么幸运,最后相中的花居然是莫哀最喜欢的花。

  我轻轻的推开病房门。莫哀躺在白的让人不安的病床上,安详地闭上眼睛。

  也许她在睡觉吧。我把波斯菊放在莫哀床前,然后轻轻搬来一把椅子,坐下看书。

  波斯菊的香气甜蜜的笼罩着她。阳光愈来愈亮了。我放下书,来到窗户旁,拉上百叶窗,随后又坐下,继续看书。但有几丝阳光还是不服输地跃过百叶窗的缝隙,照在莫哀睡的白色床被上。

  应该过了很久了吧,我手中的书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页。我反反复复地翻动着这几页,却再也没有心情去看它。

  莫哀,你怎么还不醒?

  或许,她昨晚没有睡好,所以今天早晨会睡的晚一点。还是不要打扰她吧。

  我终于把书放下,来到窗户边,把百叶窗拉开了一点,让一小片阳光透进来。顺着下面,我看见护士推着小车进进出出,还有穿着病服的病人被人扶着走路。

  这一切都让我感到无聊。我回头看了看莫哀。她依旧安静地睡着,一点声音都不发出。

  她已经睡了很久了,一直不醒。不会,不会,她……我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,冲到床边,摇晃着她。“小哀,小哀,你醒一醒啊……”

  就在我觉得没有希望要哭出来的时候,她蓦然坐了起来,整理一下乱掉的发梢,说:“湘涟,怎么了?”

  我惊喜的望着她,又难以置信。莫哀嗅到了波斯菊的香气,面色看似红润了一点。她拥抱着我说:“林湘涟,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!”

  我微笑着等待她把我放开。然后,我说:“小哀,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出院啊。你不是说你得的只是严重一点的肺炎,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出院的吗?”

  她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痛楚,但随即恢复了原来的恬静:“湘涟,我没事。但医生让我住院再观察几个星期,所以我……”

  我不满的打断她:“可是,小哀,你说好的,秋天来到的时候,你会陪我去放风筝的呀。”

  她迟疑了一下,说:“好的,我会做到的。因为我答应过你的。你放心吧,湘涟。”

  我快乐的笑了。她也灿烂的笑了。我伸出小指说:“一定哦。”她也伸出小指和我拉了一下:“一千年也永远不变。”

  我剥开一粒巧克力,塞进她嘴里,然后把一包巧克力放在她膝上,蹦蹦跳跳的走了。身后听见她的嗔怪:“湘涟,你回来!”

  隔天,我来看她,同样带来了一束波斯菊。不过,它是火红的,红得让人想到最鲜艳的血。我只是想让它把莫哀苍白的脸映的红一点。

  我按下电梯上楼的键,里面走出一个医生。我想她是莫哀的主治医生。因为曾听莫哀说过,她的主治医生很漂亮。

  我想知道莫哀还需要多少时间出院,就跟着这个漂亮的医生走,来到她的办公室。她先抿嘴一笑,说:“小朋友,你一直跟着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  我很想和她说一下我不是小朋友,但是我还是先问:“请问,阿姨,莫哀的情况怎么样了?她还需要多少天才可以出院?”

  漂亮医生脸上的笑容蓦然没有了。她紧张地问:“你是她什么人?”

  “哦,是一个很好的朋友。”

  她用善良里有一点哀伤的眼睛看着我,小心翼翼的问:“你,真的要听吗?”

  “嗯,我想是的。”我回答,看着她的眼睛,感到有一点不安。

  “她,得了无法治愈的肺炎。可能是三四年前就有一点病根,积累到现在,已经恶化了。她大概最多能撑两三个月吧。”

  “你骗人!”我用尽所有的力量大喊一声。

  “这是真的。”她深邃的眼睛不容置疑的看着我。

  我捏了自己一下,很疼,这真的不是一个梦啊。我感到全身都在发抖,捂着脸跑出医生办公室。

  我把那束波斯菊扔到地上,惨红的花瓣落了一地,孤寂又让人感到恐惧。死亡,为什么就偏偏降落到我的身旁,让我最不想失去的人儿离去。对于这一切,我是多么的无能为力。

  我一遍又一遍的拭擦着眼睛,让我在见到莫哀的时候不让她看到我哭肿了的眼睛。

 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进莫哀的房间,看到她坐在床上看书,阳光照在她的书上,闲得很优美。

  莫哀看到我走进来,对我说:“湘涟,你怎么现在才来啊。”

  我努力让自己不哭,颤抖着说:’小哀,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的了治不好的病。”

  我看到她脸上有一点吃惊,但她仍装出微笑的样子说:“你可不要听别人胡说啊,我只是得了普通的肺炎而已。”

  我再也忍不住了,泪水掉下来,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:“你骗我,小哀!你一直都在骗我!你为什么不告诉我,你得了根本就治不好的病!”

  她的肩开始一抖一抖的,然后也小声哭泣。我慌了,一边哭一边晃着她的肩说:“对不起,小哀,对不起。你别哭了,好不好?”

  她趴在我的肩上用力的哭。我也不停地流泪。我这时候才知道,她心里有多痛苦。她同样也害怕离开这个世界,而且也不希望我知道,只要默默的离开。但是我,却让她不能如愿以偿。

  以后,我和她都变的平静许多。看到她的时候,我红着眼睛,在心里默默的伤心。她看到我,对我的关心依旧,但是她再也微笑不起来了。因为,在她的心里,已经失去了最后一条微笑的理由。

  有一次,她说,在冬天快要来的时候,等那里的梧桐树落光了它最后一片叶子,上帝就让一位天使来接她上天堂。然后,她伸出瘦弱的手指了指窗外那棵梧桐。我看了看那棵梧桐树,上面还有几十片梧桐叶在风中摇曳,但看上去好脆弱。

  我想转变莫哀的想法。于是,我说:“小哀,你不要这么讲。我相信你可以挺过冬天的。你不要让我失望好吗?”

  但她摇了摇头,迷茫的望着窗外的梧桐树,不语。

  很快,还有十一天,寒冷的冬天就要来了。我很担心,因为梧桐树上的叶子只有孤孤单单的四片。

  我再去看莫哀,她更瘦弱了。看到我来,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,但还是没有坐起来。我让她不要坐起来,然后拿起一本故事书给她读起故事。她安静地看着我,像一只温顺的小猫。

  我要走的时候,她蓦然拉住了我,让我等等再走。然后她从床头抽屉里吃力地拿出一个穿着糖果色外衣的温暖熊,说:“我想今年的圣诞节我不能陪你过了。圣诞礼物,我要提前给你了。你喜欢不喜欢?”

  我点点头,还是把心中的疑问说出来:“可是小哀,你知不知道,你可以过几天再给我啊,这样离圣诞的气息还近一些。”

  她睁大眼睛,断断续续的说:“可是,你看那里的叶子,快要掉了。”

  我惊恐的望着窗外,风里还有最后一片叶子,在风里已经失去了搏斗的能力,已经听天由命了。

  “不!”我大叫一声,冲出病房,冲下楼,来到梧桐树下。但是,晚了,一切都晚了,最后一片叶子顺着风滑落了下来。我呆呆的跪倒在地,那最后一片叶子落到我的身旁。

  过了很久,我才站起,疯狂的跑向病房。我轻轻推开房门,莫哀安静地躺在床上,不发出一点声音。

  我惊恐的叫了一声,然后慢慢走过去,迟疑而小声的问:“小哀,你醒醒啊。你是不是又在骗我,你是不是在跟我玩游戏?我输了,你醒一醒好不好?”

  但是无论我怎么摇晃,她都再也没有醒来。身边掉落着的温暖熊,无辜的望着这一切。

  圣诞夜,我抱着那只漂亮的温暖熊到外面看雪景。雪默默的下着,洁白又哀伤。此时,那只温暖熊好像呜咽了一声。我微微的笑了笑,把手里的温暖熊搂的更紧一点。

  次日,雪停了。我把一束波斯菊揉成花瓣放在窗台上。我相信,风会把它们带走。我只是希望,莫哀能在天堂看见纷飞的花瓣,想起她人间的朋友。

  我好想念你,

  你却永远离我而去,

  伴随着归根的落叶,

  安然睡去。

  只能遥望你,

  看天空的一碧如洗,

  忧伤的垂下眼睛,

  心里流淌着叹息。

  不能再见到你,

  只能在记忆的长河里,

  伤心地哭泣。

  想留住你匆匆离去的身影,

  却又无能为力。

  风卷起去我对你的思念,

  飞到天国那里。

  只希望,

  你能看见,

  不要哭泣。

《遥望天堂,雪夜里的温暖熊.doc》
我打算今天上午去看莫哀,并打算买一束波斯菊和一点巧克力。真不知道她好点了没有。我想她闻到我手中波斯菊的香气,就会好受一些。波斯菊是莫哀最喜欢的花。想到前几次,她生病的时候,我打算去看她,却犹豫着不知道...
推荐度:
下载文档
【猜您感兴趣】

【遥望天堂,雪夜里的温暖熊】相关作文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