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季夏天的缅怀

作者: 刘晓婉   年级:高一   发布时间:2011年05月11日

  窗棂旁的灰尘被暮色中的凉气轻轻扬起,淡淡的微风扫过淡淡的脸颊,睫毛恍惚之中微微颤抖,就要摇晃出泪水来。

  那年的夏天,蝉聒噪了一整个白昼,柏油马路上常会有斑驳的光影在安静地摇曳,那时的阳光,仿佛轻轻一握,就可以挤出汗水。那时的我,会早起晚归骑着脚踏车来回奔波在上学回家的道路,光阴明媚如同笑靥如花的女子。骄阳之下我依旧固执地不戴帽子不打遮阳伞,我还会在马尾辫上系一个小小的粉色蝴蝶结,胸前咖啡色的大蝴蝶结也张扬地飞舞。我只是想念那段温暖的岁月。

  每一天的清晨,黑板上方倒计时的数字都会减去一,朦胧的睡眼由模糊到清晰,湮没了惊醒。紫藤萝大片大片地凋零,换上了明亮得有些刺眼的嫩绿,花园被掩映得幽静而深远,弥漫着忧伤的气息。谁都知道,当黑板上方的数字变为零,我们将会离开。谁都知道,会有无尽的眷恋和不舍,可是我们必须离开。

  时光用白驹过隙来形容最好不过了,班主任的目光一天天变得焦灼而充满期待,我的瞳孔应该是有些迷离的吧,因为不知道明天将会如何。依然会和他们一起笑,一起闹,一起为了一道题正变得你死我活。张开五指遮住刺眼的光线,连心都变得莫名悲凉。不想在原地徘徊,却也不想前进,然后离开,最终丢弃这三年惊艳的时光,可是我能做的只有努力,白天埋在书堆里,夜晚人静之后拉开窗帘,对着孤寂的白月,冥想每个人的语笑嫣然,不知花落无声永不复返。

  也许明年的夏天,同一个地点,还会有那样一丛对着太阳暖笑的花朵,但永远不可能是今夏的那丛,阳光也不是今夏的那一米阳光,从根茎到脉络,全然不同。因为时光本来就是单向,只会万劫不复。

  鸢尾花散了,那个夏末,是由每条伤痕成就。终于,在那个洒着小雨的一天,我们散落在天涯。手中的毕业照被思念点就,泪珠落了上去,好像你们也哭了呢。天空由玫瑰色变为绛紫,继而深蓝,最后是一片漆黑。我静默地数着我们的回忆,曾一起悲春伤秋,感时伤华,一起挨批偷吃零食,一起在种满香樟树的路上奔跑……但此时,却只能走向各自的海角天涯。

  你们的头发长了短了,衣服新了旧了,你们站在光影中哭了笑了。那个大大的太阳,依然每天在这个城市升起,把你们的影子拉长再缩短。于是,岁月就这么轰轰隆隆的碾过一年又一年。也许,时光如水流逝会使我只在紫藤萝花语纷飞落满剪头的时候,才会想起你们。也许会连节日都忘记送去祝福。但曾经青春年少一起放纵轻狂的斑斓岁月,会是我永生不灭的记忆。校园,教室,讲台,课桌,还有阳光和雪花,我都会记得。

  阳光有了繁盛的拔节,浮草开出了伶仃的花,落日掩上了沉重的门。

  流金岁月,我只愿你们一切安好。

  那段绵延了整个青春的年光,莫失莫忘。

  河南省漯河市实验高中高一:刘晓婉

《那一季夏天的缅怀.doc》
窗棂旁的灰尘被暮色中的凉气轻轻扬起,淡淡的微风扫过淡淡的脸颊,睫毛恍惚之中微微颤抖,就要摇晃出泪水来。那年的夏天,蝉聒噪了一整个白昼,柏油马路上常会有斑驳的光影在安静地摇曳,那时的阳光,仿佛轻轻一握,...
推荐度:
下载文档
【猜您感兴趣】

【那一季夏天的缅怀】相关作文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