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让座者的角度看让座

作者: 莲池小学六年级三   发布时间:2010年05月31日
 
我看到“老弱病残孕”从来都是主动让,公交车上有老弱病残孕席,我猜我是全城第一个发现的——座椅是黄颜色,上面写着“爱心座位”,我触电似的站起来,眼睁睁地看着位子被一个青壮年劳力享有,脸上的表情并没异样。  
 
于是我打赌我是全城第一个发现黄色座椅是老弱病残孕席的。  
 
有一次让座的经历或许终生难忘。  
 
在一个幼儿园小朋友上的多的站,我给一位爷爷和一位口耐的小朋友让了座,结果那爷爷也许是想言传身教“不要和陌生人说话”,也很高傲的没说谢谢。  
 
素质太低了。  
 
目前我看到的,管中窥豹的,从小学一年级到现在,我在这个冷漠的城市的公交车上,听到的感激的谢谢,不超过2位数。  
 
我每天来回两趟,计算一下。  
 
我一个学期每天至少一次有人在公车上站着,每天也起码有1人让座,这个我观察过,两学年起码可以突破百位。  
 
冷漠的城市。  
 
我以后还会让座。  
 
不过我会学习一个灰幽默中的话。  
 
我会对那个被让位者说,您说什么?  
 
如果对方诧异,我会再说一次。  
 
然后他会说我什么也没说。  
 
然后我会和他接受让座时一样高傲地说:“对不起,我还以为您说谢谢了呢!”  
 
然后我会站到他三步之内无法伤害我或小声嘟囔骂我“神经病”我听不见的地方。  
 
我会的。  
 
我一定会的。  
 
因为这车上站着和坐着一个冷漠的城市里的没有基本礼貌的,野蛮的,高傲的陌生人。  

大家正在看

相关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