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节续篇

作者: 风晴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5月12日

  高中三年我是刻苦勤奋的,可是还落了个连高考的资格都没有,尽管家里已经供我不容易了,父母都已经60多岁了,哥姐都已成家,长我一岁的小哥也开始考虑自己的生活了,我又没资格考学,都毕业了,应该干活挣饭吃了,不要再白吃饭,还不停的花钱了,上高中时的自行车就花了光了家里的钱,第一年投粮换票不至于太劳累家人,从第二年开始,用钱直接买饭菜票就使父母犯了难,尽管我吃的少,一份菜吃两顿,但也已经是家里的高消费了。

  毕业后在家的日子里,我读了不少书,目前见我终日不出门,一个人在家里看书,最终服从了我的决定,我又踏上了复读之路,这一年我是顶着很大的压力了,我们村庄的明白人打算搬迁村庄了,从山里搬到公路两旁,这是一件振兴村庄的大好事,我的父亲就是这个事情的总设计者和实践者,盖房子的图纸村干部交给了他,他就根据村里划分的新村土地给第一批有意向的人家丈量宅基地了。自然我家是不可能首批盖的,因为,我家没有那么多钱,而且我还要花钱呢,我的小哥也开始想办法打工挣钱了准备盖房了娶媳妇了。可是,无论我怎么努力,我还是没有选上,因为一年又一年的高考落榜者也是来复读的,我自然也竞争不过他们,我又一次灰头土脸的回家了,回到了母亲的身边。我还是在家里翻看着自己的书籍,反思着自己,难道就这样算了吗?同学们也是再考虑自己的前途,我的一个远房的外甥和我是同学,另一个同来找他玩儿,也是没资格高考又在家无聊的同类,我们一起谈论起来,忽然那同学想到了去东北考学,这一想法立刻得到了我的赞同,这时候的母亲是不希望我离开她的,尽管我的姑姑和我的二哥都在东北,母亲大人倒不是担心我去了东北无人照顾,而是她已经希望我在家干活了,她可能自己觉出了对我已经力不从心了,再说,我村里像我这么大的女孩子都不上学了,有的已经出嫁了,母亲看到我想去的心思也就不在阻止了,可是时间那么紧急,掖无处凑钱了,幸好,我从学校回来时还有35元钱,我还没来得及交还母亲呢,母亲就答应我先用这点儿钱买票走了,就这样,我连招呼都没打就来到了东北的二哥家,二哥给我找了学校,家里又给我邮来了80元钱,我参加了高考,我的梦想实现了,可是上大学更需要钱了,我感觉出了从未有过的经济困难,这年的暑假我没有回母亲身边,等我过年的时候回家时,我已经住在了公路两旁的新房子里。接下来的经济加困难,有时候要靠接济,记得,我用了姐姐200月,二哥30元,等我毕业回到母亲身边工作的时候,母亲高兴的了不得,那是母亲最幸福的时刻吧!记得有一次,我买了一块香蕉回家,母亲和父亲没在家,我打听到老人家在坡里收花生,我带着三根香蕉到那里找到父母,我的母亲吃那根香蕉的情态:脸上洋溢着沙土和着汗涔的微笑,花白的头发后笼在颈上的簪髻里,她的脸就处在耸耸的肩胛骨里,那剥落的香蕉皮垂落在她那褪了色的蓝

  色大襟褂子前面。那时候小哥为了挣钱讨媳妇已经不在家干活了,家里的活都是靠父母艰难支撑,我舅舅心痛她的姐姐,时常派我的表兄弟来帮忙。我结婚了,母亲第一盼望的是我生孩子,可是我没能立即生孩子,这件事成了母亲心病,她可能是在自责吧,因为她一辈子只生了我的姐姐和我,而且中间还隔了九年,我的哥哥们是母亲从小就养在家里的我大爷家的孩子,她担心我随她,可原因并不在我,尽管我多次和她解释,让她不必担心,她却并不轻松。

  再后来就是我小哥结婚,小哥的婚事让父母既高兴又煎熬,在我小哥从定亲到结婚的

大家正在看

相关作文